环球信鸽资讯网中文版——诚挚提供赛鸽,信鸽专业化信息服务
全方位服务鸽友的专业化信鸽赛鸽资讯平台
全方位服务鸽友的专业化信鸽赛鸽资讯平台

《詹森兄弟传奇》连载三

[日期:2015-07-17]   来源:环球信鸽赛鸽资讯网  作者:环球信鸽赛鸽资讯网   阅读:1643次[字体: ]
无标题 1
     
  《詹森兄弟传奇》连载三  
 
        一个伟大历史意义的地方阿连栋克   
        在尖锐的刹车声下,一辆正由东方人驾驶的入口大宾士轿车停了下来。这个弯陡得惊人,且在急转弯确当儿尚有一条小桥,这更增加驾驶的准度。这种情况尚会在1983年存在,也实在难以令人想像。不过,于此同时,这也是一个不是什么事情都得让步给80年代的象征:80年代的特质是更快和更有效率。   
        肯定不会在拉威洛.伊尔(Ravels Eel)和阿连栋克(Aeendank)之间的这片名声显赫的区域出现这种状况。这个地区仍然能散发出一片自然的气味。   
        路上有牛粪堆,林中有一面尖声叫着,一面互相追逐的小鸟。这条6号桥的看管者正卷着烟,慵懒地动也不动。两个小伙子在运河边盯着他们的浮标,显得聚精会神。他们穿着长筒靴和工人裤。同一式样的 工人裤正是20年前随处可见的式样。自运河上钓获的鱼儿没有几尾,但是,经过整整一天工作或上课,再到运河来坐着轻松一下,还有什么比它更佳意的事情?在这里,你不会分心,也不会受任何事物或任何人的干扰。零散的小船缓缓驰过,速度慢得就像和大自然融为一体。   
        这个看桥人开始有反响了。通常,这座桥开得很早且关得很晚,这人眼睛眨了一眨,像是很喜悦看到车子在等候着的样子。开车的那个人,回应了他一个责备的眼神。我想,每个人都天生带一点权力的欲望,特别是德国人的话,他们很轻易就会对比利时这个区域的人们所表现出的闲散感到厌烦:这个就是康宾区(De Kempen)。   
        钓鱼的这两个,显然留意到这辆入口车和这些东方人,立即置他们的浮标于不顾,像是着魔般,匆忙赶到这辆宾士那边去。   
        “詹森兄弟呢?”这些东方人很热烈地做了一个弯了弯头的姿势。事实上,在阿连栋克,就算是最小的孩童,当碰到陌生人问路时,都晓得题目是什么。他们的目的地就是书院街(Schoolstraat 的詹森兄弟那儿,这个村庄因他们而变得出名,举世有鸽赛的地方无人不晓。这两个年轻的钓鱼人显然是学生,这正是考验和磨练他们在学校学到的英浯的最佳机会。   
        “一直走,先生。你会经过爱狄豪芬?杜荷特(Eindhoven?Turnhout)叉口。走到中间再向左转。然后走到街的尽头,就在你的右手边。它是一间很一般的屋子。“他们期望地注视这些东方人,也许是日本人或台湾人吧,怀疑他们是否听懂。他们是听懂了。   
        每当碰到像这种问路的情况时,往往都会用到“一般屋子”这个字来表达的。说起来却似乎有点不好意思的样子。阿连栋克的居民都晓得詹森兄弟的地位崇高,出名望且也富有。   
        因此,他们以为詹森兄弟的屋子实在太一般了,不过,他们却晓得很多外来的问路者于想像中却不该是这样的。可是,这间“一般的屋子”却也是詹森兄弟名望的一部分。他们的生活一向都很简单。他们不会要求日常生活必须以外更多的东西,也从来不会炫耀自己的财富。   
        在这个乡下地方,若出现一所豪华宅第,肯定会破坏了这家人跟邻居原有的和谐。不过,当任何人第一次往访这位世界级明星时,总有一点“要揉揉眼睛看清楚”的冲动,不然就不会相信眼前自己所看到的一切。当瞥过屋旁的白色小门扉后,观感又会改变了。   
        甚而那只性格善良的小狗,看它汪汪地叫吠,嬉戏着迎向每一位到临的访客,但是,它却不是有血统书的高价纯种犬,它也不是一头嗜血的警卫犬,只是普一般通的一只土狗而巳。若跟书院街6号那些鸽子相比,真是一个鲜亮的对比,那些鸽子的体态,确实只能用纯粹来形容。
        假若你是经常莅临的访客,它会对你显得热情,甚而会跟你套交情,当然,它对初来的访客还是怀着戒心的。不知是谁说过”狗似人形”这样一句话,院子非常清洁,地砖看起来像是新洗净的一样,詹森兄弟家里天天总有人来打扫的。院子若耙除杂草后,会显得雪白如霜,你在那儿找不到一根鸽子的羽毛,一粒鸽粪和一点尘埃。院子中有一棵大梨树,
        它长在其中便显得院子更小和容纳不下它了。尚有大山雀(tit)在梨树上构巢,每年都在这儿抚育仔鸟。漆成雪白色的栏栅,朝外望尚且会看到一张长凳靠着它。小树丛四周会看到一些雪茄屁股,这告诉我们长凳是经常被使用着的。现今,兄弟中最年长的该是杰夫(sjef)了,他会躺在那儿叫着,安抚他那只叫吠不停的小狗。

        他显得平易近人,褐色的牙齿间叼着一枚烟斗。天天,杰夫都会外出散步,狗也同行,这也算是它日
常例行的工作。送鸽出赛是杰夫的工作,经常见他拿着鸽钟,从8月到9月,还会看到他手拿一把大刀子在田野间世动。
        他手上拿着一个很旧的袋子,里面埋藏着一些秘密,那就是杰夫他采割来的“草茎”。若有了这些草茎,你就再不用害怕毛滴虫了。他们是会这样告诉一些好友的。詹森的鸽子总是回归自然生活的,这由于詹森兄弟供给它们以净水和饲料。这是从前父亲亨利一贯的主张,直到现今的1983年,他的儿子们仍然遵从着。不过,鸽子的饮水就不能用一般来描述了。有好些鸽友(包括那些冠军鸽友)都很肯定地说,詹森兄弟只给鸽子常用的饲料和纯自来水。这是不对的,自来水对詹森兄弟来说是不够纯洁的,鸽子的饮水都是查理自梨树下那口深井打起来的,这也是一口很旧的古井。他们经常会扔一些白垩(粉笔chalk)到井中。“井水比自来水好得多”查理是这样说的。我们也曾喝过这些井水,味道可真甘醇甜蜜。

路易士经常都靠在长沙发上,双脚就屈在躯下。若有客人到访,他会显得有点不耐烦和迷惑的表情。像是在说,怎么又有客人了?也许是报刊的记者吧? 或许是一些途经的邻人,他们都以为进来给詹森兄弟打个招呼是可以取悦他们的?一开始,想让查理开口说话可十分不轻易。他喜欢谈的只是赛事的安排和结果,要不然就是天气的变化……。想跟他谈话的访客总得先打开话匣子,不然,查理是绝对不会先开口说话的。
  路易土就不同了,你用不着先开口,他也会先问明你(访客)的来意。事实上,他是可以用冷淡甚至不客气的态度来对待一般访客的,到詹森家来的访客,经常都有以下的这种人,他们的目的只是为日后可以跟朋友说他曾到过詹森家作客,和跟他们交谈过。自然,话中定会添油加醋。
有时候,这间“一般”的屋子倒像一间大庙。台湾人,美国人和日本人到欧洲来游访时,都特地将阿连栋克列入他们的行程。自然,詹森兄弟对这类访客是很不喜悦的。他们是来观光,东看看西看看,简直毫无意义可言。
事实上,詹森兄弟也有不少真正的朋友,真的是够多的了。跟一般的巨星不同的是,他们晓得什么是诚意,也懂得人情世故。是朋友的永远都是朋友,他们随时都会欢迎的。但是,若你只要欺骗詹森兄弟一次的话,那么,你将会永远被列入不受欢迎的黑名单。   
假如是真正的朋友,很快地在书院街便会有宾至如归的感觉。你若到访,詹森兄弟还是做他该做的,到用餐的时间?康宾(De Keupen) 这个地方的习俗是天天都得用上四餐??他们就会用膳,就算比利时的国王驾临,情况也不会改变的!若正遇上詹森兄弟正在用膳,相熟的访客根本不用道明来意,等候在一旁便对了。晚上10时,他们定会准时上床,绝不迟疑,这由于他们晓得翌晨就得照顾鸽子,这是比什麽都重要的事情呢!   
詹森的朋友们都晓得有一个他们不受欢迎的日子:那就是星期天的早上。这是他们参赛鸽归巢的时刻。直到1983年为止,这些过去始终戴着桂冠的人们,至今还是鸽赛的优越者。   
每一个早期天,他们都带片童稚的热情各自神经质地等候赛鸽归巢。保持高昂的战斗意志是他们最注重的事情,至今不变。   
大家都熟知,到詹森家喝一瓶啤酒,乃一大乐事,他们喝啤酒是整瓶的喝,不用杯子。但是,再度往访詹森且先前曾这样喝过啤酒的客人,都希望能再度获得这种乐趣,路易士喜欢自饮,不太喜欢为别人走到地下室的酒窖去。况且,他们的酒量也极有限(待续)


天津稳赢信鸽文化回馈鸽友超低价起拍>>>
 
     
相关评论
最新添加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