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信鸽资讯网中文版——诚挚提供赛鸽,信鸽专业化信息服务
全方位服务鸽友的专业化信鸽赛鸽资讯平台
全方位服务鸽友的专业化信鸽赛鸽资讯平台

《詹森兄弟传奇》连载十

[日期:2015-07-26]   来源:环球信鸽赛鸽资讯网  作者:环球信鸽赛鸽资讯网   阅读:3343次[字体: ]
无标题 1
     
  《詹森兄弟传奇》连载十  
 
         不能不交待的故事就是“迅捷”号的母亲。上次已提到过,它的父鸽是“石板灰32”。我们若要细考这羽母鸽的种源的话,那就该自查理的童年说起。

         早在查理年轻的时候,他就疯狂地迷上赛鸽。当时,他曾用橙箱来饲养一对鸽子,这自然是他从父亲那儿要来的。(试想,很多人开始从事赛鸽活动时,都是这个样子开始的)。这些都是詹森的老系。那时,阿连栋克有一位面包师彼得(Peters),他经常到詹森家来聊天和玩纸牌。有一回,彼得又来詹森家作客,好一个小查理却很骄傲地拿了2羽幼鸽出来,说这是他从自己的“小鸽舍”那儿生殖来的精品,希望博得欣赏。  
        这位面包师即时的反响是“Awel,wa hedde gij die dufkes schoon gekweekt”,意谓“你育出的鸽子怎么会这么美丽”?并且拍打查理的背部,当是鼓舞吧!查理却说:“Ge kunt zeko pen”(那么你就买下来好了)。最后还想让他知道,当这些鸽子长得够大的时候,彼得才可以把它们带走。  
        自然想得出来,这时的查理可骄傲得像一只孔雀。可是,若要说真话的话,这位彼得面包师当时根本就不晓得这名小孩心底里在想些什么,面包师是这样回应,查理最好是自己把这2羽鸽子养下来,由于,他自己的鸽子已经够多了。不过,故事并没有就在这里打住。  
        这名小詹森当时实在心有不甘,无可慰藉,心底是在抽泣,不是吗?这位面包师实在让他太狼狈了。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他那位已成婚和搬离老家的冯斯却走进门来,那时,他是住在巴里荷托的,冯斯或许是心软吧,当时实在是很同情他幼弟的感受。“Waarom blet die kleine zo?”(为什么这名小弟会有这样的抽泣哭声呢?),然后就问个究竟。  
        彼得面包师刚才的故事被反复说了一遍,好一个冯斯,从来都不会因买鸽而吝惜或犹豫的他,竟拿出了5个法郎把这2羽幼鸽买下来了。老实说,他更要紧的是希望可以让他这位小兄弟不再抽泣下去而已,他根本对这对鸽子没有爱好。
        这是在20年代末的事情。这两羽幼鸽是雌雄各一,而冯斯还是把它们带回巴里荷托,并让它们出赛。其中那羽雌鸽是羽很辉煌的战将,但雄鸽却正好相反,总是拒绝准时归巢。刚开始的时候,它甚至不能于参赛当天返舍,由于这是查理的鸽子,更由于它还是父亲的老系,冯斯晓得这系鸽子应该会是很好的,因此,他还是给了这羽雄鸽一点耐心,终于,又过了几个星期,它已经可以当天归巢了。然后,有一天它开始“逐雌”了,奇迹发生了,查理这羽鸽子竟赢了第1名。“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冯斯这样想。他立即写了一封信回家,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他父亲和弟弟,让他们晓得查理的鸽子获得胜利。于阿连栋克在他们的惊愕还未完全过去确当儿,立即又接到了第2封来信……。
        查理这羽雄鸽在第2个星期天又赢得了另一回合的冠军。
        查理兴奋至欣喜若狂的程度,这羽鸽子在接连的7个星期天竟然都赢得冠军,简直好得让人不能相信,兄弟们于再收到来信时,已不再相信信中报告的胜利了。
        “冯斯写这些信来是让查理喜悦吧!”他们在想。不过,有一天在他把成绩单找来的时候,他们相信了。这羽鸽子的眼腊膜是粉红色的,一如父亲亨利的老系鸽子仍然出现的特征。
        好了,后来这羽雄鸽曾分别被爱森(Eyssen)和詹森家人饲养。他们用它育出一羽淡雌鸽,那就是他们那羽“迅捷(Rappe)”号的母鸽!
        冯斯居住在巴里荷托的期间,跟杨力奇.艾狄安逊(Janeke Adriaensen)甚要好,他是奥林匹克名人堂(Olympia Hall)的主人。时至本日的 1983年,他女儿玛格莉特(Margriet)在“飞鹰 (De Valk)”俱乐部聚会时,仍会谈起往事。杨力奇.艾狄安逊曾经拥有一羽很好的史高特黑雄,后者且曾协助冯斯让他的鸽子获得居住之所,这正是好鸽友间友谊表现的一则佳话,为了回报,冯斯也给了杨力奇一些很好的鸽子。
        市政局不批准冯斯在当地建筑鸽舍,他的鸽子是在奥林匹克名人堂后面的一间小棚屋中找到临时的容身之所的。后来,冯斯想在教堂街 (kapelstraat)当地的酒税局再建筑一所鸽舍,但是还是不获批准。他有一段时间在当地也飞得很好,而唯一的对手就是:杨力奇.艾狄安逊……而他使翔的还是詹森的鸽子。
        1935年,他再度迁居到比利时林堡 (Limburg)省的里亚比洛特(Neerpelt)。当时的人们则又发现了一位鸽友的参与。“你最好还是住在巴里荷托好了!”,往往有人这样告诉冯斯。不过,这种话很快就不再传来了,这是自冯斯开始参加更大型比赛以后的事情。他在那儿也只有一段很短的美丽时光。
        又过了一些日子,美国陆军的研究部分遣他到梅加史柏斯(Merksplas)。这是1938年的事情。自然,他还是携同鸽子一起前往。不久,由于希特勒游移不定的主张,让冯斯.詹森的鸽子面临解体。
        开始的时候,占据军不让一羽鸽子留下来,但是,后来却又同意人们养鸽。冯斯将鸽子保存了下来,他的鸽子生活得甚至比紧张的时刻还要好,德军在松特晋(Zondereigen)前线指挥部的官兵甚而还协助荷兰和比利时的官员筛选鸽粮。冯斯的鸽子是保住了,不过,有一段日子,它们是依靠捣碎的栎子而得以保命的。就这样,冯斯.詹森有部分鸽子捱过了第二次世界大战。这些都是血统最高贵的精英。它们有詹森的原血,且加入了史高特。大家都晓得,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刚结束的时候,人们都生活得非常艰辛,鸽子就更不在话下了。
        人们都是在量人为出,艰辛地在工作,为的只是要赚取到他们逐日的面包。像是养一头“黑猪”便是了。
        假如要晓得“黑猪”是什么,那就必须生活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比利时农村了。
        看起来只是很微不足道的事情,却引起无比的波涛。也许,这只会在鸽界才会发生的事情。冯斯的“黑猪”是比利时最出名的鸽舍的创始者。这所鸽舍且让别的鸽友也变得轰动起来。带出了名声响亮的好些鸽友!
        黑猪  
        所谓“黑猪”就是私人饲养却不被法令容许的猪只。私下偷偷饲养这样一头牲口尚可瞒天过海,但是,最麻烦的事情却是有一天要找谁来屠宰它的时候。这由于做“黑猪”的屠夫是犯法的,这总是有点冒险的行为。私下饲养猪只是犯法的,屠宰私猪也同样不正当。  
        但是,在生活艰困的压迫下,不少人都管不了那么多了,管它犯不犯法也去养上一头。冯斯也跟很多人一样,养了一头“黑猪”。当这头猪被养肥后,最大的题目便出现了:什么人敢来屠宰它?  
        居斯特.霍夫肯(Gust Hofkens)是一名屠夫,正好就住在梅加史柏斯,且是冯斯的近邻,说他有胆去屠宰这只黑猪。他的花名叫做(Gustje de Krol)“卷发的小居斯特”由于他有一撮卷发贴在他的前额,就像比尔.哈利(Bill Haley)一样。  居斯特做好屠宰这头“黑猪”的预备了。不过,其中有一个题目,就是这名屠夫本身也是养鸽子的。他是答应了冯斯给他杀猪,但是,条件却是要用鸽子来作酬劳。这是你情我愿的事情,并不涉及金钱交易。就这样,冯斯.詹森的4羽鸽子便移居到屠夫居斯特.霍夫肯的鸽舍去了。后来,它还自冯斯那儿购来另外一些鸽子。这些鸽子跟利速.高基(Rhijn Kloeck)鸽杂交(这是屠夫霍夫肯原来拥有的鸽子),结果让霍夫肯的声名如日中天。  
        自50年代开始,直到他去世时止,人们依旧是霍夫肯的手下败将。任何地方,只要有钱可以赢得到的霍夫肯就赶往出鸽下注,且大多是靠得住的。  
        开始的时候,他只专攻短途赛(Vitesse),接下来居斯特且尝试于中间隔赛事面对当时的强敌,甚而连长途赛事也会参加。不过,霍夫肯也是在无可选择之下才参加较长途的赛事的。当时,只要霍夫肯出赛短途赛事,对手都不接受他的鸽子下注,甚而有很多赛事场合干脆不让他参赛。(待续)



天津稳赢信鸽文化回馈鸽友超低价起拍>>>
 
     
相关评论
最新添加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