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信鸽资讯网中文版——诚挚提供赛鸽,信鸽专业化信息服务
全方位服务鸽友的专业化信鸽赛鸽资讯平台
全方位服务鸽友的专业化信鸽赛鸽资讯平台
网站首页 >> 信鸽知识宝库 >> 文章内容

鸽友原创长篇小说丨《回到三国当鸽王》-第十二章 收为义子

[日期:2017-12-07]   来源:环球信鸽赛鸽资讯网  作者:环球信鸽赛鸽资讯网   阅读:743次[字体: ]
鸽友原创长篇小说丨
     
  鸽友原创长篇小说丨《回到三国当鸽王》-第十二章 收为义子  
  《回到三国当鸽王》-第十二章 收为义子
作者:大A
 
 

阆中城内道路纵横,城门口去往那位于城区中部的张府,走的也都是相对热闹的道路,大大小小的院墙、高高低低的屋檐。
回到张家府邸,府中也因为张飞被救回来,张府内的状况,也从初时的愕然与慌乱中回复过来。张飞毕竟身经百战,身体恢复的比较快,早已跟个没事人一样了,张绍由于帮张飞挡了一刀,受伤比较严重,张苞本来身体就有病,所幸张府找了很好的阆中给开了方子,经过这段时间的修养,这二人问题也不大了。
虽然如今的张氏门庭刚刚迁至阆中不久,诸多亲人未至,但张飞遇袭受伤,赶着要来探望的人自不会少,也有些人打着过来探探内幕的心态。门生故旧,近戚远亲,早在前几日便已经递了帖子准备着过来,就算是不亲近的,若能有些关系,也都是挖空了心思想要进来见见某些大人物。
一个大的门庭,会有一套大的运作系统,身处其间或身处其外的人或许都难窥全貌,来往、进出,写怎样的字,送怎样的礼,递怎样的帖子,说怎样的话,走怎样的路,与怎样的人交谈,桩桩件件,都有其规矩。这时候的将军府,便在的气氛当中,一层一层,繁复而又有条不紊地运行着,宾客们在大厅饮宴实话,丫鬟、管家、小厮、门子、大夫……在府中的一处处繁忙地各行其是。当然,规矩形成之后,总也有某些人是不需要在意这些的。
张飞下了马,自正门而入,与大厅内众人打过招呼,稍稍说了几句话后朝着后院走去,管事、下人们跟在他的身边,报告事情,听从事情。那些规矩缠绕过来,像是无数繁复无形的丝线,随着他朝府邸后方过去,只是在进入书房之时,他伸手挥退了身边的众人,那些人稍微散开了,当然规矩还在。书房里早已亮了灯,关上门,四周安静下来,他从书架当中打开一个暗格,拿出两个薄薄的纸包来。
这房间之中,用于归档的暗格还有好些,但每一个他都记得清清楚楚。将纸包放在桌上,他打开在油灯下看了一阵,都是些文件类的卷宗,也不知记载了一些怎样的事情。大致看过一遍之后,张飞给自己磨了墨,拿出纸张,坐下,开始写信。
窗外隐约传来大厅那边宴席的动静。张飞的手很稳,思路也清晰。信一共写了两封,期间几乎没有多少的停顿,写完之后,放入信封封上。本来就要起身,但想了想之后又坐下写了一封,将这三封信放入衣袖,拿起两包卷宗,他走出房门,管事与下人又赶了过来。
“受伤的将士们怎么样了?”
“回将军,受伤的已经安排大夫救治,蒙难的将士们,也已派人发了抚恤,择日安葬。”
“苞儿跟小绍过来了吗?”
“两位公子都已在偏厅等候。”
“……不要让闲杂人等靠近。”
“是,将军。”
一行人去往将军府一侧,转过一处回廊时,倒也能看见正厅里的灯火,有说话声传过来。侧厅那边显得相对安静,张飞走进去时,两名年轻人就都站起来行礼。
“范疆追击,结果如何了”张飞问到 可有抓住活口,
“为首贼人却是被他给逃了,其余已全部伏诛,”张苞愤愤道:“原本以为能一举成擒
,但那二三十人,却是抱了必死之心负隅顽抗,护着那为首之人,最后竟让他给逃了。”
张绍想起以前看的三国演义,记得张飞就是死于建安二十年到建安三十年之间,可是具体时间,却是记不清楚了。对于这个长者,张绍的感情很是复杂,既是自己的老祖宗,又是自己一直以来的崇拜对象。实在是不想张飞遭遇什么意外。 只能努力回想,看看能不能记起具体时间,也好叫张飞有所防备。捶了捶额头,张绍心里暗叹一口气,只希望一切都还来得及。
“小绍可是身有不适?”见张绍面色郁郁,张飞一脸关切的问道。
总不能说,我知道你命不久矣,但是又记不确切。张绍一脸古怪的摇摇头。“世叔,此次大罗山遇袭,其中恐有蹊跷,来者只问你的大名,便要开杀戒,贼人虽大部分已经伏诛,但贼首已逃,却不知道世叔有没有怀疑对象,咱们也好做些对策,”
张飞哈哈笑道:“跳梁小丑,何惧之有? 只要敢再来,某必叫他血溅当场”
“世叔不惧,张绍甚是钦佩。”张绍满脸正色。“但是未雨绸缪,世叔何不先派人去查一查,也好知道究竟是谁对您暗下毒手,咱们也可以将计就计,来个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啊”张绍看张飞并不为所动,急的鼻子微微冒汗。
看着张绍为自己安危盘算,张飞也不禁陷入了沉思。“这孩子与苞儿差不多年岁,心性纯良,甚是聪慧。在大罗山遇袭时,若不是小绍替自己挡了一刀,恐怕…..”张飞想到这里,看着张绍的眼神愈发柔和:“自己真的没有看错他,只是年少,心性未稳,还需再加以磨砺,日后必成大器”想到这里,想要把张绍培养成材的想法愈加强烈。
“小绍,你和苞儿,先暂且退下吧。某自有打算。”张飞转身往桌前坐下。
“是,世叔”
“是,父亲”
张苞、张绍两人一同走出偏厅,张苞边走边看着张绍,眼中满是探究。
被强烈的视线盯的不自在了,张绍心头涌起一股诡异的感觉,心想:我靠,不是吧,大哥,这什么眼神,老子可不是背背山来的”张绍搓搓手上的鸡皮疙瘩,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喂,我说小绍,你到底是什么人”张苞问道
什么人?张绍心里蓦地一惊。莫非这张苞看出来自己不是古代人了?
“什么人?当然是男人了”张绍打了个哈哈
眼前的少年比刚认识的时候,长高了不少,唇角依稀能看见胡茬在冒头,眼神清澈灵动,透着一丝狡黠。怎么看,都是一副涉世未深的样子。可为什么父亲大人对张绍另眼相待呢?“父亲一直以来,都是我的榜样,他豪气勇武,忠肝义胆,从来都声若巨雷,势如奔马。不知道为什么,对小绍你,倒如春风化雨,冬日暖阳一般。我实在是想不通啊”
莫非,张飞是慧眼识珠,看出来自己天赋异禀,所以对自己另眼相待?张绍心里倒洋洋自得了起来“苞哥,小弟认为,世叔可能觉得我跟你的年纪差不多,又都是张姓,所以亲近些吧,总不能是因为世叔看中我一表人才,天资聪颖吧,哈哈哈。。。”
“就你能贫。。”张苞哑然失笑。。
说话间,两人走出了小院。
张飞在那偏厅里坐了一会儿,有人掌灯过来,却是一身盛装的张夫人(夏侯涓),手中端了一只小碗。两人数十年夫妻,看见张飞这等神情,也就明白了事情的严重,不过,她只是将那小碗在桌边放下。
“方才在前厅见你神情,怕是又没吃饭。我方才抽空出来,过来看看,都是你喜欢吃的。这鹌鹑蛋做得挺好,先吃几只吧。”
张飞点点头,拿起筷子:“倒是让夫人操心了。”
“有头绪吗”
“敌在暗,我们在明。须得用计,把幕后主使引出来一网打尽” 张飞缓缓摇头“这个我已安排人去做了。夫人,我有一事与你商量,小绍这孩子,心性纯良,天资聪慧。这次大罗山遇袭,他不顾自身安危,情急时刻飞身替我挡了一刀。实在难能可贵,而且他父母家人都没了,又是张姓,说不准多少年前,咱们还是一家人呢。所以我想把他收为义子,你觉得如何?”
这张绍与苞儿年岁相当,又救过老爷。苞儿由于早年留下的顽疾,身体也不是太好,这时候收一个义子对张家的地位来说也是一件好事,看起来老爷也对这张绍颇为重视,此举,倒也使得。想毕,张夫人点头道:“使得的,小绍也是个好孩子。”。
建安二十三年,八月初八。张府。
清晨的阳光从窗外透射进来,张绍伸了伸懒腰,打了个哈欠,右臂的伤已经好得七七八八。这段时间,张府众人都对他分外热情。每日里好吃好喝伺候着,养养鸽子,调戏调戏小丫鬟,跟张嫣一起疯玩。小日子分外的开心。
敲门声响起:“小绍公子,您起了吗?”侍婢在门外问道。
“什么事”
“将军和夫人在书房等你,说是有事相告。苞公子和二小姐也在”
张绍起身穿好衣服“我拾掇一下就过去”。
洗漱过后,张绍急匆匆的赶到书房,张飞和张夫人在正襟危坐,张嫣和张苞侍立一旁。见张绍进来,四双眼睛齐刷刷的盯着他看。看的张绍头皮直发麻。
“绍小子,伤势怎么样了”张飞开口问道。粗旷的声音打破了张绍的尴尬
“回世叔,大夫调养得好,已无大碍了”
张飞颔首,端起茶杯拿盖子拂去浮沫,“我有意收你为义子,你可愿意?”
收!义!子!
什么情况?张绍有点懵圈,他何德何能,能被张飞收为义子,要知道,在古代收义子。跟亲生儿子没什么两样,张绍被张飞这句话震得晕晕乎乎,半天没有反应过来。
见张绍不说话,张飞嚯的站了起来,大手用力一拍桌子,大声吼道:“兀那小子,你可是不愿意??”
。张飞这一拍,吓得张绍一抖,立马回过神来。不停摇头“不不不,世叔误会了,小子只是太过惊喜,一时之间,不知道作何反应了”
张夫人出来圆场,嗔了张飞一眼:“你呀,小绍也是个好孩子,你喜欢他,想收为义子,好好说不就行了,别吓着孩子了”
突如其来的收义子,还没反应过来的张绍很是震惊,也禁不住惊喜地有些如在梦境的感觉。不过他很快就清醒过来了,想想在古代这些日子,若没有张府依靠怎么活下去,于是学着电视剧的一套认父的词调:“承蒙世叔不弃,愿意收小绍为义子,实乃小绍生平之幸。”连忙跪下,对张飞啪啪啪地在地上磕了三个头道:“义父在上,请受小绍一拜!”
他成了张飞的义子,那以后自己的前途自不必担心,而旁边那个狗日的罗汝才想动坏脑筋也得掂量掂量了。
张飞哈哈大笑,并没有去阻挡张绍给自己跪拜磕头。得了这个鬼精灵的儿子,若是多加磨砺,假以时日就多了一员上好的战将,就算是现在,也可以让这个小家伙多多参与军事,多多出些主意。
划算呐!
张苞也在旁边面面相觑,一大早让他们过来,就是为了认个弟弟?
“起来吧,以后绍小子你就是我张家的二公子了”张飞扶起张绍。
“父亲,母亲,大哥”张绍对着张飞几人,按辈分行礼。
“大哥,我们居然真成为一家人了”张绍狡黠笑道,自己在这古代也算是有亲人了。
“哈哈,小绍,以后跟着为兄学武,有你的好日子”张苞想象着可以“欺负”张绍,促狭的说道。
(未完待续)
 
     
相关评论
最新添加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