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信鸽资讯网中文版——诚挚提供赛鸽,信鸽专业化信息服务
全方位服务鸽友的专业化信鸽赛鸽资讯平台
全方位服务鸽友的专业化信鸽赛鸽资讯平台
网站首页 >> 信鸽知识宝库 >> 文章内容

鸽友原创长篇小说丨《回到三国当鸽王》-第二章 摔下山了

[日期:2017-10-23]   来源:环球信鸽赛鸽资讯网  作者:环球信鸽赛鸽资讯网   阅读:788次[字体: ]
鸽友原创长篇小说丨
     
  鸽友原创长篇小说丨《回到三国当鸽王》-第二章 摔下山了  
  《回到三国当鸽王》-第二章 摔下山了

作者:大A
 
 

        天还没亮,张绍就从拜师的噩梦中惊醒,“不行,我一定要赢!”想着,他便提着笼子进了鸽棚。

        “小绍啊,起这么早干嘛呢?”爷爷也被张绍给吵醒了。

        “我去训放,要准备精英赛”张绍一边抓着鸽子一边答到。他昨天回来后本来想把打赌的事告诉爷爷,请爷爷帮着准备,可转念一想,爷爷本来就对现在越来越金钱化的比赛颇有微词,我要再一说这事,肯定会被爷爷骂的,另外我也想靠自己赢了贾俊,那样多风光啊!

        十几岁的小孩还是很有虚荣心的。

        “我看一会儿要变天啊,山里这个季节太阳一出来就会有很重的水雾。”爷爷抬头看了看刚刚开始泛红的天边。

        赌约在那儿,张绍可是心急火燎的,总觉得要做点什么,呆在家里非把他急死了不可。随便含糊了几句,还是将抓好的十几羽鸽子提上了电瓶车。

        “那我先做早饭,吃过了我去吧!”爷爷边收拾边说着。

        “很快,几十公里,回来再吃。”说着,张绍便跳上电瓶车,车把手一扭,就已在几十米开外了。

        一路上,张绍还是在胡思乱想,完全没注意到今天这条路上和往常有些不一样,虽说还早,可居然一个人一辆车都没碰到。

        太阳从山顶跳上了天空,浓重的水雾也正如爷爷所预料的那样如期而至。

        “不愧是爷爷啊,回去后我还是和爷爷说说打赌的事吧,挨骂总比认贾俊做师傅好上百倍啊。”下了决心,好像心情也畅快了不少。

        虽然雾气很大,能见度不足十米,可这条路张绍走了无数次,闭着眼睛也知道到哪了,而且离计划的训放地方不远了,先到了地方再等雾散吧,这种水雾气温一升高就散了。

        “我记得这应该有个很大的右弯啊,记错了吗?”越走雾越浓,越走张绍感觉越不对,“这条路没岔路啊,怎么回事?早就该到了啊。”正想着,突然,张绍觉得电瓶车在加速,可又没有一点下坡的感觉,更糟糕的是,刹车居然没反映了。

        一瞬间的紧张,可还没等张绍作出反映,一种异常温暖舒适的感觉变包裹着张绍,虽然四周仍是白色的雾气,可前方有一团光芒像要把张绍吸引过去,他没有一丝恐惧和不适,反倒有一种如释重负的轻松和愉悦。张绍好想就这样一直下去,无情的父母,艰难的生活,讨厌的赌约统统不用去想,就这样舒适的待着。

        突然,四周的浓雾消失了,前方的光芒变成了刺眼的阳光,而张绍,正在自由落体的下落。连惊呼一声的机会都没有,张绍只觉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枯黄的野草不知是被动物啃噬过度,还是因为极度的干涸,几乎看不到草干,只能看到坚硬而变成灰黄色的草根。有些地方连草根都没了,只留下干涸沙化的土地。

        在微微沙化的草地上,一个大约只有三、四丈方圆的小草滩,草滩正中有一个称不上水潭的洼地,里面聚集着浑浊的泥沙水,水里还长着不少喜水的野草,这也是附近唯一的一小捧绿色,而这个不到一尺深的洼地更是附近唯一可以找到的水源。

        水洼边此时趴着一个人。

        这人不知道是力竭还是耗尽了最后一口生命力,都爬到了水洼边,一只手已经插入水洼,嘴巴却终究没有接触到水面。

        苍蝇不知从何处聚集而来,除了苍蝇还有些叫不上名字的昆虫都把倒在水洼边的人类当成了今天乃至以后数天的大餐,很快就在那人类身上各找位置落座,准备开餐。

        尤以这人右腿上落的虫子最多。

        这人右腿上有一条相当大的伤口,像是被什么野兽一口咬住了膝盖往上一点的位置,骨头都断了,伤口像是经过简单处理,断掉的骨头被用草绳紧紧系住,可不知是天气太热还是缺乏治疗药物,伤口周围的皮肤烂得开始流脓,苍蝇正围着伤口打转。

        一只黑色甲壳虫咬住了腿上烂肉,更是用巨大的螯钳撕开一块,顶着尖锐的三角形头骨就想往里面新鲜的血肉里钻。

        趴在地上的人浑身一抖,硬是被疼醒了过来。

        “操……!”

        张绍不敢相信自己就这么昏死了过去,他爬了近一个小时才爬到这里,更可气的是,一路上连个鬼影都没看见,喊破了喉咙也没听到一点动静。可自己训放鸽子的地方平时来往车辆也不少啊,怎么今天自己一出事就好像都消失了,运气不会这么差吧。

        张绍也不管右腿伤口处的剧痛,撑起身体,往前一栽,一头埋进水洼里。

        水并不凉,还有点温热,但对于曝晒了很久的人来说,这已经足够清凉,至少能让他的头部温度再降低一点。

        直到憋不住气,张绍才从水洼里把脑袋伸出来。

        张绍撑起上半身,收起受伤的右腿,低头就看到那只黑色甲壳虫已经把身体的一半都钻入他的伤口中。他没有直接用手指去拔,而是扯断了一根坚硬的草根,当作刀尖用,狠心一下划开自己的皮肉,硬是把那钻进去一半的甲壳虫从血肉里挑了出来。

        鲜血冒出,张绍伸手进水洼,手腕向下伸,一直挖到水洼底部,把黄沙下面稍带泥质的洼泥挖出一大把,抹到了伤口上。

        这是爷爷教过的最简陋、最逼不得已的止血方法。想起慈祥的爷爷,张绍心中微酸,“我不会就这么死了吧,那爷爷怎么办?”

        拖着腿,张绍再次趴到水洼边捧起了一掬水,水里含沙量很高,想要等其完全沉淀,至少要这样一动不动的等一天。这种水喝下肚,就算能解一时之渴,过不了一会儿就会让他更渴,但他已经忍不住了。

        现在渴死,还是将来渴死?是渴死,还是喝不干净的水彻底病死?

        张绍找了一处看起来还算干净的地方,用手拂开飘在水面上层、肉眼可见的灰尘等物,简单用手指滤了滤,舔舔嘴唇,捧起来就喝。

        略带点怪味的水通过喉咙流下肺腑,整具身体都像得到了滋润,就算水很难喝,他还是喝了一口又一口,不但暂时解了渴,也灌了个水饱。

        喝完水,他坐在原地休息了一会儿,腿部的疼痛他在尽量忽略,反正他现在也没有更好的治疗办法。

        回想着发生的一切,“怎么就突然掉下山了,出来也这么久了,爷爷该担心了吧。我的鸽子呢,不会都摔死了吧,那贾俊不是就赢了,这回丢人丢大了。还有什么办法挽回?”

        胡思乱想着,突地!一根黑色的木棍杵在他眼前。

        张绍一愣,随即狂喜,有人!张绍努力撑起上半身,想要回头看站在背后的人。

        一位蓄着山羊胡子的老爷爷,看起来身体健康,精神也矍铄,此刻正一脸紧张的看着他。

        这老爷爷看着面善,可张绍的注意力却被他的穿着给吸引了,左右连襟的衣服,宽幅大袖,脚蹬翘头棉布履,背着个小竹篓。这是什么打扮?今年流行款?

        张绍正想开口说话,一口鲜血和着刚喝的脏水从嘴里喷了出来,只觉一阵眩晕,好死不死的又昏了过去。
(未完待续)

前情回顾:
鸽友原创长篇小说丨《回到三国当鸽王》-序章
鸽友原创长篇小说丨《回到三国当鸽王》-第一章 赌约
 
     
相关评论
最新添加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