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信鸽资讯网中文版——诚挚提供赛鸽,信鸽专业化信息服务
全方位服务鸽友的专业化信鸽赛鸽资讯平台
全方位服务鸽友的专业化信鸽赛鸽资讯平台
网站首页 >> 信鸽知识宝库 >> 文章内容

后詹森时代欧洲超级鸽族(三)盖比·灰色传奇

[日期:2015-03-17]   来源:环球中国信鸽赛鸽资讯网  作者:环球中国信鸽赛鸽资讯网   阅读:13876次[字体: ]
无标题 1
         
伟大的盖比·凡德那比看上去没有传说中那么伟大,待人和蔼,谦逊有礼!
盖比的鸽舍也不是很大,大约50-60只寡居选手鸽,30对种鸽,120只幼鸽由夫妇二人共同照料。
一、盖比鸽的历史
许多鸽友老是问盖比的鸽子飞什么级别的比赛?1岁鸽、2岁鸽、老鸽还是幼鸽,100公里还是800公里?好像他的那些明星赛鸽都在赢,于是我们只能说,盖比鸽子适合于中距离和一日长距离比赛。与外表文质彬彬不同的是盖比押插组的狠——在比利时,盖比通常押很多钱到插组,然后赢更多的钱走。这要求鸽子必须非常高位入赏,这就是为什么盖比总是在寻求获得更高水平的鸽子。一旦盖比棚里出现了逆风1200米分速的鸽子,会立即送进种鸽舍。当年“白腹号”就做到了这一点,并赢下4次冠军和很多顶级成绩。
相对于比利时众多老牌赛鸽家族,盖比家族以前名声不大。盖比1978年从父亲根特尔·凡德那比手中接过30羽鸽子起家时,父亲只是西弗拉芒省比较著名的中距离冠军。所以,盖比虽然是名字,凡德那比是姓氏,他们的鸽子却以盖比命名。这些鸽子,大体以狄斯美特·马太伊斯、保罗·波斯汀和鲁岑·文斯特拉为基础。主要血线包括:“娇小号”。由于“娇小号”的后代们的出色发挥,它的后代逐步成为盖比家中主力,而“爱咬者”以及“葛雷腾(Groten)并非不重要,它们的后代与和“娇小号”的后代们配对的合适程度令人感到十分惊讶,这克服了赛鸽雏形期的一些困难,关于这点我禁不住想称之为
     
         
         
“盖比·凡德纳比在丹特金的创造”,这句话我更是让人联想到在阿连栋克(Arendonk)的同种繁殖领袖詹森兄弟(Janssens)的身上。
1.1“娇小号”血线
与詹森家族不同的是,盖比·凡德纳比偏爱以适度杂交的方式育种。他在不断完善自己的鸽系,每一次的杂交几乎都可以育出一流的赛鸽。回溯盖比·凡德纳比的鸽舍中的佼佼者——娇小号,这就从真正意义上了解了盖比的原则,这件事正如在赛鸽运动中还有很多幸运和偶然的因素一样。“娇小号”的父亲“爱坐者”(Zitterke),环号为B80-4055428,是盖比从扎特(Zulte)的朋友乔赛·狄路德(Jozef Delodder)那借来配种的,后来却在逆风的大热天飞成了奥尔良冠军。
“爱坐者”的父亲是著名的“Eersteprijsvlieger”,环号为B74-3145657,就像它的名字一样,它在Waregem的Georges Bossuyt手下飞出了许许多多的冠军。乔赛·狄路德给比利时顶级赛鸽事业做出的贡献是借出了许多优秀的育种配对鸽。“爱坐者”的母亲GJ,B79-4337821,关于它的出身,我们的Zultener鸽友也没有说明,他不知道它是由哪对赛鸽育出的。不过我们知道,作为年轻的赛鸽它就已经飞出了许多的冠军。
在盖比鸽舍中的“爱坐者”,乔赛·狄路德的奥尔良冠军,盖比使用它的时间有限,但就在现在,按照盖比的标准,它并不能在自己的鸽舍中找到足够好的雌鸽和它配对。有朋友总是一件好事,盖比就有吉伯特·凡帕利斯(Grlbert van Parijs)这样一位好朋友。他是“爱咪”(Ameyke)的主人,就是依靠“爱咪”才育出许多优秀的赛鸽。当知道盖比苦求雌鸽的麻烦后,吉伯特立即声明,他将把一羽价值连城的雌鸽借给盖比育种。“爱咪”就是当时这位幼鸽专家鸽系中的一羽。关于它的出身也有许多可谈,它的主人是极为优秀的Ameye和Deerlijk兄弟公司Roeselare的M. Deceuninck。早在幼年时期它就取得了如下成绩,并以此证明了它的天才能力:艾瑞斯(Arras)5位/381羽,艾瑞斯(Arras)94位/381羽,克莱蒙特(Clermont)69位/254羽,克莱蒙特10位/84羽,奥尔良(Orleans)82位/666羽,奥尔良10位/86羽。在1983年11月11日,吉伯特·凡帕利斯成功拍卖了“爱咪”并成为诺伯特和菲利普·诺曼(Norbert and Filip Norman)的鸽舍经理。随后,“爱咪”又跟随Aarsele的“老板”和来自于坐落在Westkapelle地区的高雅的Badestadt Knokke的“Mas Palomas”登上了成功的殿堂。也就是在这,它把积攒多年的非同寻常的能力传给了下一代。 它和“老安格拉姆”B74-3235090育出了最优秀的后代“Neptunus”,B84-3300194;该直子作为父亲又育出了“亚精顿雌”,B89-3201320,该赛


“娇小号” B81-3238253
         
         
         
鸽曾在1989年代表“Mas Palomas”获得了全国亚精顿 542KM比赛的冠军,这次比赛有24300羽鸽子参加。“Neptunus”的女儿“亚精顿”也同样获得了1992年全亚精顿赛冠军,这次共有30909羽鸽子参赛。
“爱咪“鸽系的遗传力量令人惊叹。1981年它作为雌鸽和“爱坐号”配对。这次结合是如此的立竿见影,这是盖比的运气,偶然,能力还是别的什么呢?但无论如何运气的垂青还是给了盖比许多的帮助。“爱坐号”和“爱咪“的配对创造出了名扬世界的“娇小号”。由于它刚开始时身材中等大小,因而就博得了这个名副其实的名字。
尽管盖比不想给作为后起之秀的“娇小号”过早配对,但它还是在1982年立即和盖比父亲根特尔的“好的年青76”(Goed Jong76)配对并育出了一流赛鸽皮卡诺Picanol,B82-3258240,它成为了西法兰德一岁鸽省际比赛的能手。后来,它更证明了它突出的飞行能力和更为突出的育种能力。作为幼鸽它在一次有1700羽赛鸽参赛的皮卡诺飞行赛中获得第10名,而它的名字也就由此得来。
一年以后,“娇小号”和“好的年青76”配对育出了“费德尔”(Fideel),B83-3105147,后来它也成了非常优秀的头等赛鸽。作为幼鸽,“费德尔”的飞行成绩异常突出,其中在1985年获得了奥尔良省际赛冠军(此次比赛共有585羽参赛)和利蒙治(Limoges)赛的亚军(6991羽参赛)。
凡德纳比鸽系好的飞行鸽和种鸽的延续总是一代接一代,“费德尔”(Fideel)的直子“好费德尔”(Schone Fideel),B86-3043047同样证明了它非凡的飞行能力。
“娇小号”一年一年不断地育出优秀的下一代,很自然它们的水平之间是有差别的,与不同的雌鸽育出的下一代鸽子都是不一样的。1998年度的明星是“白腹号”(Wittlenbuik),B88-3206112,它是“娇小号”和“芙丽卡”(Flicka)育出的,“芙丽卡”就是丹特金鸽舍中育种第二大支柱“爱咬者”的女儿。

作为幼鸽,“白腹号”只是崭露头角,但是一年后,甚至更大时,它就大出风头,飞出了冠军,一些非常引人注目的骄人战绩如下:波提尔(Poitiers)省赛2名/1435羽,波提尔省赛20位/2748羽,安哥拉姆(Anguleme)省赛冠军/2450羽,利蒙治省赛冠军/2309羽,波提尔省赛冠军/2713羽。它的飞黄腾达的飞行生涯在1991年7月27日波提尔一次大赛后结束,这次比赛1435位选手中它获得了212位。
随后的日子里,在凡德纳比鸽舍中它也取得了辉煌的成绩。1992年“白腹号”与不同的雌鸽配种后又育出了很多优秀的后代:它与“皮卡诺”的姐姐”公主号”Prinsesje,B88-3206173

“白腹号” B88-3206112

         
         
         
  配对育出了“科隆尼”(Kolonel),B92-3233008。“白腹号”与全国冠军“蓝博”Rambo的母亲“奥尔良”,B83-3105143配对,育出了“阿的江Adjudant”,B92-3233103,它在1993年和1994年度的飞行比赛中向它的父亲“白腹号”证明了它的价值。
再来看其它“娇小号”(KLEINEN)的后代,其中一羽就是“杜卡斯DOKUS”,B89-3119023,它与它扬名天下的哥哥在1989到1993获得了头等名次。其中突出的几次有:“利蒙治”(LIMOGES)第四位/22435羽,查特鲁第37位/3679羽,“利蒙治”(LIMOGES)第一位/2644羽,图利Tulle第56位/5484羽,查特鲁第60位/4483羽。1989年度第二位令人心动的一等赛鸽是“公牛”(STIER),B89-3119028,它是“娇小号”与(洁芮塔Georgette),B86-3158708育出的。它也创造出了许多非同寻常的好名次,下面就是一些例子:图尔第13位/18416羽,查特鲁第3位/4758羽。“杜卡斯”(Dokus)和“公牛”(Stier),这两羽鸽既是成绩非比寻常的赛鸽,又是盖比鸽舍中优秀的种鸽。
  1990年“涡轮”(Turbo),B90-3119128出生,它和“公牛”(Stier)一样都是“娇小号”(KLEINEN)与“洁芮塔Georgette”育出的。关于“洁芮塔”在另外部分做详细的介绍,他们可以根据它对育种的意义对其做出特别的评价。现在回到“涡轮”,当它还是一岁鸽时,它还没有什么真正的成就可言,但是当它二岁时它就开始不断地显示它的能力,三岁时是它的能力全面爆发的阶段。1993年在“西法兰德冠军鸽”排名中它的综合得分为145,是下面的这些名次让它得到了这个分数:利蒙治(Limoges)第32位/2767羽,利蒙治(Limoges)第4位/2197羽,Brive第2位/1556羽。一年后在1994年,“涡轮”(Turbo)又加强了它的实力:波提尔(Poitiers)第22位/2971羽,安格拉姆第12位/2366羽,利蒙治(Limoges)第5位/2487羽,利蒙治(Limoges)第5位/1630羽。就是靠这些名次它三次的远距离赛的得分为101,四次远距离赛的得分为175。在西兰德它成为远距离赛上等赛鸽的第二名,只被它的同一鸽舍中的“Ronker”打败。现在的“涡轮”在种鸽舍中的成绩也同样令人钦佩不已。
 
“蓝博号” B86-3043105 “涡轮号” B90-311912
         
         
         
  说起“娇小号”,这些年它也并不是平平淡淡地过着。到1995年,它已经14岁了,但它的育种能力并没有减少,在诸多的飞行中它育出的真正意义上的鸽子有“圣婴”(Bambino)B91-3204027,“恶狼”(Wolfgang)B91-3204047和“毕卢”(Bugno)B91-3204126,“珍珠”(Parel)B91-3204128,以及“韦伯”(Weber)B92-3233028,这些老来得到的直子到现在仍然参加比赛赛绩可以至少写1000字。可见盖比种鸽舍中的佼佼者“娇小号”有多么大的育种能力。虽然如今“娇小号”已远去,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娇小号”是盖比·凡德纳比鸽舍中的优秀的种鸽,它是每个养鸽者做梦都想得到的。与不同的雌鸽它育出了一流的赛鸽,从原则上来讲,大部分赛鸽都能在它们在种鸽舍中找到位置之前通过出色飞行达到职业生涯的最高峰,既然这样我们今天对这些后代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呢。带有“娇小号”优良特性的基因已经在它的直子中传递下去,所以“娇小号”身上的那种天才成分将在后代中永生。
1.2“爱咬者”血线
在“娇小号”之后,盖比鸽系又培育出了“爱咬者”和“葛雷腾”。灰色的“爱咬号”,B80-3250688,是盖比亲自栽培的。它的父亲环号为B77-4026382,拥有的名字是“泽莫尔 力页达Zemer Lietaer”。大家对此不要产生误解,这里讨论的并不是来自安德鲁.力页达Andre Lietaer著名“泽莫尔Zemer”的儿子。这个名字仅说明“爱咬者”的父亲是由“Zemer”鸽系育出的。它是维克托.范德伯格Victor Vansteenbrugge育出的第77号赛鸽,关于它的出现现在已经很清楚,它和它
  的远房来自Rekkem Andre Lietaer,是同一鸽系的。对于鸽友来说,“Zemer”,B65-3001732并不是一个熟悉的名字,它那苍白的比利时外观曾在1971年布鲁塞尔Brussel和1973年杜塞尔多夫Dusseldorf的竞赛中出现过。而且它的出身只有那些老的养鸽者才清楚,但是现在依然没有失传。
下面我们还要进一步介绍“爱咬号”。它的母亲“公主号Prinses”,B79-3388519,是盖比父亲鸽系的两羽鸽子育出的。“公主号”并不是一羽一般的鸽子,在这一家族许多取得成功的鸽子中,它的成就还是遥遥领先的。例如它的儿子“好费德尔”(Schone Fideel),B86-3043047,关于它我们已经在介绍“娇小号”那一章中提过了。它的另一个儿子为为“泰山Tarzan”,B81-3238237,它是“蓝博Rambo”的父亲。“蓝博”曾在1988年的Bourges赛中取得全国冠军,这次比赛共有16132羽赛鸽参加比赛。
我们已经知道,盖比的“娇小号”比赛起来非常厉害。在1981赛季,它共取得了六次奥尔良冠军,六次冠军已经说明了很多问题,没有人能想象着在比利时和法兰德是多么的不容易。1982年赛季过后它就被移到种鸽舍,后来在这里它也用实力证明了盖比的决定是对的。它的战绩辉煌的儿子“厚爱(Favoriet)”,B86-3943155是它和“漂亮雌65”Bontje65育出的。“Favoriet”(厚爱)以赛鸽名手的名号在1989年度获得许多次冠军,它的实力在法兰德远距离赛中是不容小觑的。作为赛鸽能手,“Favoriet”(厚爱)有如下成就:波提尔(Poitiers)第15位/3162羽,波提尔(Poitiers)第22位/1790羽,
 
         
         
         
         
  安哥拉姆(Angouleme)第2位/869羽,波提尔(Poitiers)第15位/1405羽。
1990赛季后,“厚爱”(Favoriet)就去了种鸽舍,在那里它培育出了优秀的后代,它最厉害的儿子应该是B91-3204078,属于德国的Wolfgang Roeper。“078”的母亲是“萝纱”(Rosa),B88-3402070,是Westkapelle来自诺伯特和菲利普·诺曼(Norbert and Filip Norman)著名的“蒙蒂萝纱 Rosa Mota”的直女,在Ciechanow(728km)的一次全国赛中,它身披“078”号战袍一举获得冠军,此次比赛共有9863羽赛鸽参赛。
1989年“爱咬号”(Bijter),和“漂亮雌65bontje065”,B83-3265358育出了一对同孵:“塞纳 Senna”B89-3119013和“马里洛Marilou”B89-3119014。
年轻的塞纳在一岁和二岁时就表现非凡,它的名次大部分都在十名以内。它的兄弟当然也不甘示弱,下面就是它取得的辉煌战绩:布罗伊斯省赛第2位/3676羽,克莱门特赛第5位/221羽,图尔第12位/2012羽。
属于“爱咬号”鸽系的优秀赛鸽还有“布瑞福号Brive”,B89-3119062。
“爱咬号”与“漂亮雌65”育出的另一个儿子为“灰美人Blauwe Beauty”B90-3119114,后来它在3到4岁就掌握了几乎全部的飞行技术。
下一位但不是最后一位要介绍的是“厚爱”(Favoriet)的兄弟“愉快号Plezanten”,B91-3204114。1993年7月24日,积蓄了所有的力量,看上去和“厚爱”有同样稠密羽毛的它夺得了布瑞福赛的第3名,这次共有5132羽
  赛鸽参赛。
在盖比鸽舍“爱咬号”的成功影响非常深远。在育种过程中,“爱咬号”与“娇小号”的结合效果非常明显。
1.3“葛雷腾”血线
更加引人注目的是“洁芮塔Georgette”和“漂亮雌65 Bontje065”实现了“娇小号”与“葛雷腾”鸽系的完美结合。亲爱的读者,经过学习你会发现各个鸽系之间的关系不言自明。
下面该谈谈著名的两羽雌鸽Georgette和Bontje065了,它们都是来自住在符拉迪索Vladslo的鸽友乔治Georges和诺尔Noel鸽系。1982年KBDB的大部分比利时赛鸽专家都属于符拉迪索,他们都来自于费斯滕Feinsten。“漂亮雌065”,B85-3265358,和到现在还没有提到的“065女儿”Tochter065,B83-3232098,是姐妹关系。它们的父母“065号”属于乔治.佩林George Peiren鸽系的“百万富翁号”。与“065”配对的是它的姑母“维茨拉格灰”Blauwe Witslag,它是“百万富翁号”的姐妹。它们两个加入凡德纳比鸽系,很好地补充了“娇小号”和“葛雷腾”鸽系的不足。这个项目刚好填补了洁芮塔,B86-3158708的空白,它是“百万富翁号”的女儿育出的。对于那些杰出的养鸽者来说,这给了他们新的动力。
毫无疑问,丹特金鸽舍的第三大支柱为“葛雷腾”,环号为B84-4427490。在各种不同的关于鸽舍的报道中,介绍“葛雷腾”的都很短或干脆没有。但是关于“娇小号”和“爱咬号”的报道却非常多。人们对“葛雷腾”漠不关心的一个深层原因就是可怜的它繁殖时间并不长。但“葛雷腾”在
 
         
         
         
         
  盖比的种鸽舍中扮演着十分特殊的角色,它的儿子如“花花公子”Playboy(B86-3043112),“巴龙”Baron(B88-3206009),“勇气号”Braven(B88-3206047),“亚精顿”Argenton(B89-3119047)和Directewr(B90-3119034)在名次表上的位置都很靠前,在丹特金取得多次成功。与“娇小号”后代的结合更证明了它是理想的配对伙伴,而且这还让盖比第一次提到“葛雷腾”的来历:
盖比曾经在克鲁斯伯根Kluisbergen执行企业经济管理任务,克鲁斯伯根就是罗伯特.维拉奎特 Robert Willequet居住的地点。这个财政局的公务员在谈话过程中表明了他和罗伯特.维拉奎特非常熟悉。盖比从罗伯特那儿得到的头两羽鸽子就是“葛雷腾”和Gekwesten(受伤者),它们发展得都很好。“葛雷腾”在克莱门特Clermont赛(189km)和图利Tulle赛(646km)都取得了冠军。“受伤者”也取得两次优异成绩。在第三次飞行返回过程中它受了伤,所以就有了现在的名字。另外它育出的后代质量都很高。罗伯特·维拉奎特的“葛雷腾”的父亲“夸克号”Crack的飞行成绩也异常突出,它共获得七次冠军。一直以来,盖比以能购买到这羽鸽子为幸运。
当“葛雷腾”的所有儿子都在展示自身的飞行能力时,“花花公子”已经作为种鸽在种鸽舍中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像它这样的种鸽,即使在盖比的鸽系中也很难找。盖比让“花花公子”作为种鸽是根据直觉或一种特别的感觉,但决不是仅仅靠运气。无论怎样,它一到种鸽舍就显示出了优秀的品质。与“娇小号”孙女“弗兰克斯”(Francoise,B86-3046205)的结合,它育出了
  一对姐妹:B91-3024035和B91-3204036。令人不可置信的是这对姐妹在出生的第一年就取得非凡的成就。
“035”后来的名字是“黄金女郎”Golden Lady,它是西法兰德的一号赛鸽,在比利时也是中距赛的三号。它的妹妹名为“淑女号”Lady也不甘示弱,后来成为西法兰德中距赛的三号鸽。很长时间以来它们在种鸽舍中显示了非凡的育种能力。
“花花公子”的另外两个儿子“克林顿”(Clinton)和“布什”(Bush)也不容忽视,它们是“花花公子”和“弗兰克斯”育出的。“克林顿”B92-3233038还是幼鸽时就取得了靠前的名次。尽管作为一岁鸽它并不是全职赛鸽,但是它还是在全程为3703公里的比赛中取得了11个好名次。作为一岁鸽取得的优异成绩有:克莱门特第6位/82羽,查特第3位/318羽,奥尔良第15位/102羽,波治全国赛第102位/11467羽,奥尔良第137位/1413羽,查特鲁省际赛第34位/7793羽,查特鲁省际赛第2位/6886羽,波提尔第8位/1382羽。1994赛季它获得的突出成绩有:克莱门特第3位/146羽,波提尔省赛第3位/2971羽,图尔第57位/301羽,利蒙治第551位/2482羽,利蒙治第387位/8362羽,可惜的是它在1994年7月23日的布瑞福赛中光荣阵亡。
套用美国总统佐治·布什名字的“布什”也不比它的兄弟差到那里去。它还是幼鸽时就飞出了8个好名次,后来到了一岁和二岁时取得的靠前的名次更多,下面仅列举一小部分:查特鲁省际赛第19位/6886羽,查特鲁全国赛第4163位/23988羽,波提尔第48位/1382羽,
 
         
         
         
         
波提尔省赛第293位/2971羽,(Tours)第8位/301羽,利蒙治省赛第96位/2482羽,布瑞福第574位/4831羽。“葛雷腾”的儿子“花花公子”的后代也同样成绩优异。
盖比认为自己是杂交育种者,从某些方面看这么说他是正确的。但是我们必须注意的是在短距离赛鸽运动中杂交的本来意义。在维克托.凡萨伦的最畅销书“育种与比赛典范”中根据“电脑戈马利”Gommaire Verbruggen的陈述:杂交意味着两个配对的鸽子在上六代中都没有亲缘关系。根据这种观点,杂交就是另起门户。但是当我们知道这些以后,如果我们再仔细地研究下去,我们将发现在法兰德最好的赛鸽几乎都是来源于同一个古老的鸽系,包括佩林家族(乔治和诺尔.佩林)。
也许人们会想,两个关系亲密的鸽系会建立关系,比如说詹森鸽系与盖比·凡德纳比的鸽系。来自荷兰的Westkapelle地区的Koen Minderhout就已经做到这点并取得了成功。盖比在克拉克去世时也花大价钱购买了克拉克的鸽子。近些年来,盖比还购买了卡萨特家族的鸽子、帝卢.速霸龙等的鸽子。然而,由“娇小号”等三大主力血线建立起的王朝仍然是盖比的主力。所以盖比是积极进取而又聪明的人。
1.4盖比家的另一“黄金配对”
1974年,其实就是在这一年,盖比·凡德纳比开始了他那飞黄腾达的传奇故事。在这一年,他娶了克丽斯汀娜为妻,并向她声明说:“现在我就像我的父亲那样,已经变成了一名十足的名副其实的专业养鸽者。”这对于她妻子克丽斯汀娜来说实在是出乎她的意料。鸽子给这对年轻的新婚夫妇以后的生活带来了新的发展方向。而这正意味着他们以后将会有很少的自由休闲时间,而且不会有共同的假期。然而,善良贤惠的克丽斯汀娜仍依然全心准备着为盖比的爱好做出其最大的贡献,就像其他的养鸽夫妇一样。这一“黄金配对”才是盖比王朝真正的奠基者。
二、盖比在全世界
2.1 “丝丝”的故事
1991年,夏拉肯听到有一羽比利时雄鸽“娇小号”能育出许多超级鸽的传言。因此,和他的一位美国鸽友连忙跑去拜访这位鸽主。我们问那个比利时鸽
         
         
         
  主(盖比):“你超级雄鸽所出的幼雏,一羽要多少钱?”当他开出价钱时,我们惊讶得深咽了一大口口水。鸽主一定看见买家讶异呆了,他连忙说:“好吧!我免费再送你们一羽雌鸽。”
夏拉肯他们买了鸽子,各付一半,然后约定再分享牠们育出的幼雏。回到家以后,他们打开鸽笼,再看看我们带回的那 2 羽鸽子。它们看起来比原先的样子更丑。
“我很抱歉!”美国人说:“这么丑的鸽子一定好不到哪去,你介意我不买吗?”
“没有问题。”夏拉肯说,并且把钱还给他。
“我真是笨得可以!”那晚上床睡觉前,夏拉肯心里这么骂着自己:“我怎么能够把钱浪费在这种垃圾鸽身上呢?”而且发誓以后花钱引进外鸽时,一定要更小心才行。
但是,除了让那两羽丑鸽育种之外,我别无其它选择。1992年买来的那羽雄鸽,育出的幼雏看起来不是很好,但也不至于太差。那羽免费的雌鸽(就是“丝丝”)育出的首批幼雏,看起来实在可怕,所以夏拉肯只好将牠们汰杀掉。它再育出的雏鸽,看起来还是一样糟糕,但是不忍心将它们全部汰杀,不是吗?随后,夏拉肯觉得很幸运,因为“丝丝”的其中一羽幼雏迷飞掉了,夏拉肯如释重负地心想:“终于可以少养一羽劣鸽了。”但是几天以后,当他接到一通来自德国汉堡的电话说他的鸽舍里有一羽夏拉肯的幼鸽时,各位请想想我有多惊讶!问清楚环号后,夏拉肯高兴极了,它就是“丝丝”那羽迷飞掉的幼雏。夏拉肯大方地将这只鸽子赠送给了德国鸽友,并且觉得这是摆脱一羽自己不想
  要的鸽子,最高尚的做法。可是两天后,那羽雏鸽,只有10星期大,却飞回夏拉肯的鸽舍来。牠在完全未受训练的情况下,一路由汉堡飞回至少有600公里远的家。这羽雏鸽的环号是92-5212278,在后来赢了7场比赛,包括在两星期内,连赢 2 回省赛,这羽幼雏稍后成为环号99-1944577鸽的父亲。环号99-1944577鸽赢过:14454羽 ─冠军,9508羽 ─ 冠军,10500羽 ─ 冠军。这就是传奇种鸽“丝丝号”故事的开始。1992年一位日本进口商他总是在寻求新鸽的踪迹。他不买名牌响亮的鸽子,他只买没没无闻的小鸽友的鸽子。那时,他根本没听过那个比利时鸽友(盖比)的名字。夏拉肯告诉他有这么一个人,而且买了他最佳种鸽的两羽幼雏。这个日本人,他的人很好,所以夏拉肯警告他,这些鸽子的外观不怎么好看,因为我不想让他失望。他对夏拉肯很有信心,所以说道:“把它们们卖给我。”时光飞逝……, “丝丝”的孩子们开始为夏拉肯大获全胜。“我怎么将这些鸽子送到日本去了呢?我真是个大笨蛋。”夏拉肯悲叹不已,认为这是他一生里所犯的最最大的错误。
更奇怪的事情是,夏拉肯因为好久都没听到这位日本客户捎来的消息,传真问他:“怎么都没有你的消息?”“有什么不对劲吗?”“有问题吗?”然后,日本人传真告诉我,有关那两羽运送给他的鸽子的消息。他说他应该听夏拉肯的话,它们真的太丑了,看见它们的鸽友都忍不住大笑,所以都卖不出去,他正准备把给汰杀掉。夏拉肯赶紧回复说:“我很抱歉,我不想让你失望,我会把钱还给你。但你必须将牠们送回荷兰给我。”可以想象当时夏拉肯当时有多高
 
兴,脸上一定露出“卑鄙”的笑容。因此“丝丝”又回到荷兰。它的传奇正式上演:
1996年,夏拉肯有2羽省赛冠军超级鸽(参赛鸽数约11000羽),是兄妹鸽,这打破鸽界历史的空前记录,是“丝丝”的后代。在联盟赛里表现最佳的6羽鸽子,都是“丝丝”的后代。
1999年,夏拉肯又有2羽省赛冠军鸽(参赛鸽数约10000羽),是“丝丝”的后代。
2000年 5 月 5 日,夏拉肯的一羽雄鸽(环号98-5812162),在天气不佳的比赛里(参赛鸽数约13200羽),超前其它对手 7 分钟勇夺冠军,也是“丝丝”的后代。
2001的6月24日,夏拉肯的鸽子在奥尔良的飞赛里赢得冠军、亚军、季军和第5位,它们也都是“丝丝”的后代。
1996年,夏拉肯在一场约有24000羽鸽子参赛,天候恶劣的竞翔比赛中赢得冠军;那羽冠军鸽名叫“黄金眼”(Golden Eye),后来售往台湾,也是“丝丝”的后代。
柯尔·雷腾先生(Cor Leyten)在1998年,荣获凡尔赛世界鸽王长距离赛亚军。他的那羽赢鸽也是“丝丝”的后代。
1999年,威廉.迪布恩先生(Mr. W De Bruyn)在省赛鸽王赏中夺魁(5,000位鸽友参赛,冠军鸽环号1998-1222890),他的那羽冠军雌鸽,还获颁荷兰最佳雌鸽第5名。它也是“丝丝”的后代。另外,迪布恩先生还有一羽夺冠3回的雌鸽,也是“丝丝”的后代。
“丝丝”的后代,为洛克斯先生(Mr. Rocks)缔造9次冠军殊荣。
鸽友范文先生(Mr. Van Veen),
在21000羽参赛鸽里夺标成功的鸽子,也是“丝丝”的后代。
1998年,3羽“丝丝”的后代让夏拉肯在奥尔良全国赛里,荣享第8、10和13位的佳绩。
环号98-5812191的鸽子,在5周内,连续在大赛里夺冠4次。它也是“丝丝”的后代。
环号99-1944577的雄鸽是三冠王,它的三场赢赛分别是:冠军(14454羽)、冠军(9508羽)、以及冠军(奥尔良半全国赛,10500羽)。这羽“577”是环号92-5212278鸽的孙子。“278”赢过7次冠军,它就是“丝丝”的儿子。
1999年的省赛,夏拉肯不仅赢获老鸽组的冠军2次,在幼鸽组的短距离组,“丝丝”的孙代鸽赢得冠军,在中距离赛组,冠军也是由“丝丝”的孙代鸽赢得冠军。
范德基德先生(Mr. Vd Zijde)的一羽鸽子,在长距离赛里入赏过 2 次冠军和 1 次亚军。2 次冠军都领先20分钟,而且这羽鸽子正准备参加全国超级杯长距离赛,又是“丝丝”(Sissi)的孙裔。
……
“丝丝”的故事,就是盖比鸽在欧洲及世界各地优异表现的一个缩影。盖比在美国、日本、中国(包含台湾省)都发挥极其出色,许多早期引进的鸽友依靠盖比鸽的威力和威名在自己的国家和地区建立起来了威望。例如国内天津、河北、四川、江苏、上海、广西、贵州、云南等都有“玩”盖比的超级大腕。
2.2 新力量铸造新传奇
几年前,盖比如同神一样访问中国,来到了开尔鸽业。邢伟和盖比聊天中,盖比先生突然脸色剧变,很显然是身体
         
         
的某个部位出现状况因而感觉不适。盖比先生还以为没有多大问题,但,邢伟先生则看出是出了大问题,因而急诊到医院,经查,是突发性心脏病,于是马上手术做了三个支架,为此,盖比的女儿专程从欧洲赶来。此后一段时间,盖比在欧洲比赛成绩有所影响。然而盖比鸽子的力量却丝毫不减,不论是盖比家中还是其他鸽友那里。
B08-3037512 MARIEKE,
为2008年比利时最佳幼鸽,盖比鸽系“闪电号”(B98-3158062)之孙。
B07-2103094 Gina,
荣获2008年K.B.D.B中长距离鸽王,本鸽为迪诺·贺伯特作出,其为盖比鸽系“闪电号”(B98-3158062)之曾孙。
B00-2102071,获得拉索特尼5168羽全国冠军、拉索特尼15306羽全国6位,迪诺·贺伯特作出。B05-2147652 Nadia 2007年西欧不分距离鸽王优胜,迪诺·贺伯特作出。它们都是“闪电号”的后代。
09年后,盖比鸽更是强势再起,风头无二。
2009年波治I全国赛,采用盖比鸽的雌鸽专家瑞克·库尔斯(Rik Cools)表现可圈可点,送三羽成鸽,获得全国26910羽3、11、17位,一岁鸽则赢得31位。他以前的搭档彼得·布兰克(Piet Blancke)则和新伙伴以Declerk-Blancke的名号赢得成鸽组22、23位!而盖比的全国一岁组季军鸽的父亲即是从瑞克·库尔斯和彼得·布兰克联手时期鸽舍引种回来的!盖比自己获得成鸽4、24、80位,并囊括一岁鸽的亚军、季军。
2009年6月13日盖比赢得亚精顿(506公里)东、法兰德省联省成鸽加一岁鸽双料冠军
继当年波治I全国赛后,盖比部队大开杀戒, 赢得2009年6月13日亚精顿(506公里)东、法兰德省联省成鸽3387羽1、2、3、9位和一岁鸽5251羽1、3、4、8位,赢得双料冠军——8638羽最高分速!其中一只优胜鸽是他的2009波治I全国一岁鸽2位鸽B08-3035057巴纳比(Barnaby)!
2010年比利时第二次亚精顿国家赛原定于8月7日开始比赛,但赛线沿途天气不佳,被延迟到了8月9日才开笼放飞,飞行空距大约为520公里。参加本场比赛的共有35867羽赛鸽,其中成鸽5756羽、一岁鸽7390羽,幼鸽22721羽。盖比(Gaby Vandenabeele)
         
         
         
  获得7390羽一岁鸽的冠军。冠军鸽是羽名叫宝拉(Paola)的灰雌,乃是卡沙特铭鸽纳斯达克的直子x盖比名鸽闪电的直女作出的女儿。盖比阔别全国赛冠军多年,这几年往往是他舍用他的快速部队飞出全国冠军(最近如2010年霍夫林父子的卡奥尔全国冠军等)。2010年亚精顿赛他终于雄风再现,夺得全国7390羽一岁鸽冠军,证明自己及赛鸽已经完全回复到无敌状态!
2011年9月盖雷赛乃是比利时全国赛最后一场战役,赛线高温天气加上强劲顺南风,比利时全国每家鸽舍机会平等。结果,出自盖比系的两家鸽舍吉尔特·范兰特翰(Geert Vanrenterghem)与吉瓦特-兰努联合鸽舍(Gevaert-Lannoo)分获全国14262羽幼鸽冠军和4位。无独有偶,两羽优胜鸽皆是雌鸽(薇萝娜Verona和庞德小姐Miss Bond),且分别是盖比原舍鸽萨尔(Tsaar)B02-538的孙女和外孙女。2011 KBDB全国大中距离鸽王亚军呼声最高的新盖比(New Gaby)亦是盖比血系。
2012年盖比鸽系开赛三连击——盖比系一如既往不负众望,捷报频传!新赛季伊始,盖比鸽系就连续斩获利蒙治国家赛冠军、苏雅克国家赛7756羽冠军、查特路省赛老鸽组冠军!2012年6月2日一岁鸽组15894羽,比利时查特鲁国家赛冠军为比利时欧森纳(Olsene)的迪休威特·朱尔斯。 这羽冠军雄鸽是2007年布瑞福国家赛冠军的直孙,出自盖比·凡德纳比(Gaby Vandenabeele)的老鸽系,2周前荣获威尔森赛8600羽230名。就在同一周末,朱尔斯还收获了利蒙治国家赛13781羽第7名的佳绩,这真是一个丰收的周末。高贵的凡德纳比血统是赢得查特路国家赛一岁鸽冠军的重要因素,利蒙治赛冠军鲁迪狄萨尔同样如此。迪休威特家族在5年中获得3项国家赛冠军,其中朱尔斯两次加冕,他的孪生兄弟朱利安一次夺冠。这是什么样的成绩啊。
  进入2013年,情况变得越发不可收拾。
2013年比利时第一场波治国家赛于5月23日集鸽,5月25日在法国小镇波治开赛放飞。尽管比赛当天下着小雨,东北风4-5级,气温也只有6摄氏度,但却并没有阻碍赛鸽们一飞冲天的气势。最终,“一岁鸽组”冠军被摩恩·德克(Moens Dirk)成功收入囊中,冠军鸽“米罗”B12-2124186,飞行空距451.389公里,凭借分速1153.37米/分这个成绩,不仅赢得了波治全国13570羽一岁鸽组冠军,同时,也让它成为33229羽总冠军!“米罗”的父亲来自保罗·德尔莫特原舍,母亲出自盖比·凡德纳比血统,系“闪电号直子x詹姆斯邦德直女”!这无疑是对盖比强悍血系的又一次验证!
2013年欧洲第二场国际赛——波尔多795公里比赛于6月24日完成集
 

盖比·凡德纳比老鸽系再获2012年
查特路国家赛一岁鸽组15894羽冠军
         
         
鸽,原定于6月28日司放,因天气原因,压笼至6月30日8:40在法国波尔多开笼放飞,比赛分为成鸽组和一岁鸽组。本次大赛共集鸽23539羽,其中比利时11112羽,荷兰10501羽,德国1267羽,英国659羽。比利时的最好成绩为来自Wortegem-petegem的Vandenberge Bert(伯特·凡登伯格),其赛鸽(B11-4291405 FYTHER 100%盖比·凡德纳比血系)以1192.91米/分飞行了774.439公里,夺得国际赛成鸽组第五名,同时,获得比利时全国赛成鸽组冠军。
2013年布瑞福(全国)赛如期举行,于7月13日开笼。放飞时间:7:00(北京时间13:00);天气情况:东北风风力较大,气温达到26°C;参赛羽数:15168羽(8337羽成鸽和6831羽一岁鸽);比赛比较艰难,参赛鸽需要经过9小时甚至更长时间的飞行才能完成比赛。盖比本舍依然发挥神勇而稳定,在一岁鸽组及成鸽组赛事上均斩获高位赛绩(空距约660km)!其中一岁鸽组获得6、7、8及99名(串串香哈)、成鸽组获得7名、16名。像盖比这样的鸽子,想在成鸽赛发挥不容易啊,好鸽子幼鸽时最多一岁比赛后就买走了,盖比不想卖都不行!鸽子在家彻底长成的机会不大。
到目前为止,尽管2013年比利时KBDB官方排位成绩还未正式公布,但网络上已经有相关网站将成绩进行了排位计算,让这一悬念提前揭晓——比利时赛鸽教父“盖比·凡德纳比(Gaby Vandenabeele)”荣赝2013年KBDB中距离一岁鸽鸽王冠军!奖鸽名唤“Super Romeo”,中文名“超级罗密欧”,环号B12-3088052,是一羽活力四射的年轻灰雄,父亲鲁迪(Rudy)是闪电号直子,母亲的名字是尼基(Nicky),鲁迪和尼基本身也是实力不凡的成绩鸽。除了这次的KBDB冠军外,超级罗密欧本身还曾入赏2013年图勒国家赛A区2209羽4位,2013年布瑞福国家赛8位等。

三、盖比语录——听者有心!
我住在比利时西法兰德斯省丹特根市,早年跟随我的父亲进入赛鸽运动。我父亲简特也是一位较成功的赛鸽手,父亲的赛鸽为迪斯美特•马太依斯和鲍斯汀的后代。1976年,我在我现在仍居住的地方开始建起鸽舍。所有的鸽舍均为木制结构。有四个鸽棚,其中两个各有12只,另外两个各有16只鸽子,它们有2.4米宽、1.8米深,有三个宽3米、深2.4米的幼鸽棚,还有一个专门给配对育种时用的鸽棚,这个鸽棚较大,以便它们有宽阔的活动空间。盖比:它们均朝南,这样舍内很干燥,以利于防病。我不使用这些设备(取暖等),鸽子不能太娇,我喜欢它们能在较为自然的环境中。我认为有利的地理位置是取胜的因
         
         
  素之一,然而鸽主的管理技能和赛鸽的品质才是致胜的重要因素。我所有的鸽舍均为瓦制顶,因为这有利于通风,舍内还装有通风机以增加新鲜空气的流量。我的鸽舍内没有百页窗。鸽舍我每天必须清扫,每年还要作一次彻底的消毒。我想舍内的活动空间不必太大。在小一些的舍内鸽子和主人更加接近,它与主人有亲近的感觉,以至于它们更加依恋鸽舍。
自从1988年以来我得过许多奖,其中包括5个全国赛冠军,60多个省赛冠军,仅在1995年内,就赢得了3个全国赛冠军和12个省赛冠军。2002年我又得到24个冠军,21个亚军,15个季军,同时,又有156次进入了前10名(2002后的没算啊!)。最让我值得回味的是:“兰博号”86-3043105,在有13154羽赛鸽参加的波治赛中获得冠军;“灰费德尔号”93-3050068,在布瑞福全国比赛中获得冠军;“龙客号”91-3204052,获得1994年长距鸽王冠军;“詹姆士.庞德”01-3031007,在有13116羽参赛鸽中,又获得冠军。
我的赛鸽在好天气加上逆风飞得最佳,因为体型适中,在恶劣气候下,照样能飞出好成绩,否则就是昙花一现了。我参加的所有赛事中没有距离区分,好的赛鸽是能够适应不同距离的,这也是为什么它们是优秀赛鸽的原因。
我觉得短程鸽和长程鸽更多的在于它们的内在品质。擅长冲刺的短程鸽通常难以在长程赛中取得佳绩,因为它们很快就累了,而且它们的定向能力相对较弱。至于喂食的区别,我认为长程鸽
  要多喂些玉米,因为玉米中含糖量较重。
我不认为同一羽赛鸽,在短距离赛和长距离赛中,都能取得好成绩。但我的鸽系能在900公里内的赛事中得头奖,我一直努力培育出较为全能的鸽种。
幼鸽要参加比赛以增加经验,它们整个赛季都会参赛,如果健康良好的话。健康的幼鸽不会因为参赛太多而疲乏,幼鸽平均参加2次200公里,2次320公里,1次500公里比赛。
我的成年鸽的参赛距离为900公里,幼鸽在500公里内。
在任何的比赛之后,都应给它们洗个澡,这样会帮助它们安静下来,会使它们放松,它们回巢后会感到很高兴。
我不会用不同的备赛方法,所有的赛事都一样备赛。只要是参赛,无论是何种赛事都要尽力。
幼鸽每周都参赛,但是鳏夫鸽(雄鸽)每二周参赛一次,因为它们参加的都是较长距离的比赛。
当参赛鸽归巢后,我不会担心它们带回一些病菌而作特殊处理,我只是会给它们电解质喝,以尽快消除疲劳,恢复体能。
我自己最喜欢的距离是500公里到800公里的比赛,我称之为中程比赛和长程比赛,其它没什么区别。
当然较长距离的比赛更难些,因为在飞行途中天气可能发生变化,另外很重要一点是参加长程赛的鸽子,都是经过严格筛选的品系,长程鸽比赛竞争更为激烈。
在顺风时可赢的赛鸽,在逆风时就不一定了。
如果管理得当,鳏夫鸽可能保持13到15周的竞技状态。每次参赛后必须很快的恢复,以便参加下场比赛。
 
它们的食物应该多样化,营养丰富,但不能喂得太饱。
如果出现状态不佳的选手鸽,我会不再让它参赛。我只会在深入调查找出原因之后,才会采取行动。竞技状态差可能存在很多不同的原因,要找出真正的原因来对症下药,休整几天后多少能够改善它们的状态,我会积极向兽医请教,看是否存在病因。
我主要参加全国性和省级比赛,因为我的成绩太突出,几乎没有地区性俱乐部的比赛让我参加,这使我非常苦恼又无可奈何,他们不让我参加,以便给其它鸽友到得好成绩的机会。
在比利时,如果你太成功,成绩太突出,一些俱乐部可能限制你参赛,这就发生在我的身上,但又有什么办法呢
没有!我没有担任信鸽协会的什么职位,因为我实在太忙了,根本就没有剩余时间去从事这类工作。
参赛鸽过了1岁后,我一般只让它们中的鳏夫鸽(雄鸽)参赛。我有大约50多羽这类雄鸽,它们每14天飞中程以及长程距离;它们被分成4个组,每周让其中2个组去比赛,雌鸽大约24羽,共计80羽左右。雌、雄是分开养的,比赛当天才让它们相聚几个小时,这样它们就有动力尽快返巢。
我是被随时抽检的对象,抽检过多次,从未被查出什么违禁药物,应该远离违禁药物。
可以说我是个养鸽专业户,不同点是我几乎把我毕生的精力都用于了育种养鸽和赛鸽了。有其它职业的人,不可能有那么多的精力投入到此项运动中去。众所周知:赛鸽是需要很多关心和爱护的,付出得越多,得到的回报就越丰厚。
我是独立养鸽的,从未有过合伙人,
但我想有合伙人会带来一些好处,比如能分担一定的工作量,但同时也存在着一些不便,比如选择哪些鸽子参加比赛和参加哪些赛事等会有不同意见。如我所说,我是独自参赛的,没有合伙人,因为不存在这些问题。
我认为鸽眼其重要性不是很大。不同眼睛的赛鸽,都可以是很优秀的种鸽和赛鸽,所以,眼睛不能作为选择好鸽和劣鸽的标准,只是健康能从鸽眼中看出。
只有竞赛成绩突出的才能留下作种,严格筛选是质量的保证,特别是那些能够在极其恶劣气候下取得好成绩的选手鸽,通常是我的首选。
我大约有30对种鸽,我必须指出的是,在它们被选为种鸽之前,必须以成绩证明它们是好的赛鸽,每只好的赛鸽都有机会成为种鸽,我认为好赛绩的种鸽能够育出优秀后代的可能性更大些。
我每年11月底配对,这样在赛季开始时,我就有幼鸽可以参赛,在比利时几乎所有鸽舍都大约此时配对。
你可以仔细研究我所出的血统表,就会发现我的配对策略,我努力让胜者去配胜者。
在我育种时,只要选定的种鸽,雄、雌都非常重要,相辅相成。
我不认为体形的大小有何等的重要,重要的是,本身赛绩和育种能力,体形大小不影响育种能力,因而我不把体形大小看作一个标准。
我认为翅膀最后四根主羽要长些,但不能太宽,它在长途飞行后不能变形,它很强壮而又可弯曲,羽毛要柔软。
如果所有的种鸽都出自同一家族,那么应该寻找新的血系了,否则近亲繁殖会导致品系的下降,我真的不喜欢近亲繁殖。
我只注重赛绩,而不在乎其它的名气、
         
         
  血统。
我觉得养鸽人是要有悟性的,有些人确有比赛和育种的天份,他们与鸽子有着美妙的联系,他们能作育出真正的冠军。
引入新的鸽种的确需要一段时间的适应期,它要熟悉新的环境,但是不必太长,因为好的品种能很快的入乡随俗。
只有在比赛中表现突出的鳏夫鸽,才能进入育种棚,这些特选的种雄都会在赛季后去育种。
对于新引进的种系我是非常小心的,新的品种要经过严格的测试。只有那些赛绩好,遗传基因稳定的优良品系才能被引进。我购入的鸽种中,大部分会有我自家的血脉,至少有50%盖比血源,特别是当我的朋友飞出好成绩时。我一直在寻找或加强我的品种结构,使之更加稳定,但是如果达不到我所要求的标准,我绝不会让它留在舍内。
幼鸽在21天后断乳。
我想许多鸽舍都面临幼鸽生病这个问
  题,好在现在我们有药物治疗这些疾病,因此不是太大问题。唯一困难是当幼鸽太小时,生病会带来很大的损失,大病一但发生要马上喂药,还应喂电解质。
我是尽可能少用药物的,如果鸽子真是病了,我尽量不自己给它诊病,我会毫不迟疑的去请专业兽医并听从他的建议。我在选择幼鸽时,健康是一个极重要的指标,那些不能保证健康的鸽子一定要尽早淘汰。
四、结束语
作为欧洲黄金家族之一,盖比有许多优势,成名早、鸽子分布广、粉丝多、鸽主比较年轻,不保守。所以只要盖比健康状况好,那么成为新一代霸主很有希望。虽然,盖比不喜欢极度近亲繁殖,但是养他鸽子的人却经常采用极度近亲繁殖也获得极好的效果,如蒂诺·贺伯特等。所以,“万法归宗、存乎一心”,让我们期待盖比极其伟大的鸽系,带给我们更多的惊喜。
 
 
         
相关评论
最新添加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