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信鸽资讯网中文版——诚挚提供赛鸽,信鸽专业化信息服务
全方位服务鸽友的专业化信鸽赛鸽资讯平台
全方位服务鸽友的专业化信鸽赛鸽资讯平台
网站首页 >> 信鸽知识宝库 >> 文章内容

鸽友原创长篇小说丨《回到三国当鸽王》-第十七章 纨绔

[日期:2018-01-04]   来源:环球信鸽赛鸽资讯网  作者:环球信鸽赛鸽资讯网   阅读:891次[字体: ]
鸽友原创长篇小说丨
     
  鸽友原创长篇小说丨《回到三国当鸽王》-第十七章 纨绔  
  《回到三国当鸽王》-第十七章 纨绔
作者:大A
 
 
距离上次见过诸葛先生已经有一些日子了,大哥张苞的伤也养的差不多了,就在前两天父亲张飞派人来成都把张苞给叫回了阆中军营,这下百无聊赖的张绍,除了每日里喂喂鸽子,就是无聊,他整个人都渐渐飘忽起来,其实在现代那个世界十几年的生活,一直都是平淡而无波澜的。他的父母离异,他一直跟着爷爷,过着平静的安定的日子但他实际上个外表平和内心狂野的人,经常幻想着自己能像其他人那样尽情地玩乐,甚至希望去做坏事,为所欲为。于是,他羡慕那些富家子弟,那些被称为纨绔子弟的家伙,他们泡美女开名车耍威风,世界仿佛是为他们而存在一般,没有烦恼,只有乐趣。
既然能够在三国从新再活一次,那么为什么不去过自己想过的生活呢?于是,百无聊赖的张绍有了一个短期的“目标”——做个好的“纨绔子弟”,享受生活,逍遥自在。
而他现在的这个家,恰恰为他提供了再好不过的环境,他所要的生活,简直就是唾手可得。
张飞是蜀地大将军,刘备的三弟。而自己作为张飞的义子,深得张飞和夏侯涓的宠爱。凭着这样的身份,不要说是在成都府,便是在整个蜀地,也没有人在欺负张绍,只有张绍欺负别人的份。有了“远大”的理想和生活目标后,张绍在成都的生活开始过得逍遥自在起来。
既然立志做个纨绔子弟,仗势欺人、恃强凌弱自然是少不了的,但他又不屑于欺负普通老百姓,专挑那些平日里欺行霸市的家伙整治。那些街坊间的恶霸哪里敢惹将军府的小公子啊。刚开始是张绍碰到一事管一事,到了后来,那些恶霸流氓们都有意避着他,他遍主动去寻那些家伙的晦气,直逼得他们比兔子还老实,或是呆不下去直接被逼离了成都。在这期间,张绍还认识了几个同龄的“纨绔”。
当然,调戏美女这个纨绔子弟的必修课张绍可没有忘了。
但是因为年龄小的缘故,在街上给姑娘们抛媚眼、搭讪,换来的却是姑娘们的娇笑,根本就是还把他当小孩看。为此,回张府可没少被夏侯涓揪着耳朵教训。
一日,张绍喂完鸽子后,就带着四个随从出了张府,一路优哉游哉地在成都城里的街道间散着步。成都是蜀地的政治、经济中心,也是有名的繁华之城。不仅白天热闹非凡,晚上也是一点不显冷清。街上的各间店铺全挂上了灯笼继续经营,整条街人来人往好不热闹,成都城的夜,都是亮的。
张绍带着四人大摇大摆地走上了街,路上的成都人见了他们无不自动闪到了街边恭敬地道一声:“二公子。”
张绍脸上始终带着一丝似有似无的微笑,眯着眼慢吞吞地走着,有人对他问好时,也只是微微点了点头,就像个德高望重的老太爷一般。
路过一间水果店时,张绍转了进去,老板见他,忙撇下客人屁颠屁颠地跑过来问好:“二公子好!”
“嗯,生意不错啊。”张绍淡淡地道。那老板一脸讨好的笑脸,恭谨地道:“托二公子的福,还过得去。” 张绍点了点头,转了一圈,走出了水果店。身后传来老板的声音:“二公子慢走。”一路上“二公子”“二公子”的声音是此起彼伏,张绍觉得自己实在是威风极了。简直跟太爷出巡一样了。走着,一行人到了成都最繁华的街道,——鹊桥街,而望鹊楼坐落在鹊桥边不远处,有四层楼,是鹊桥街最高的建筑。坐在三层和四层的靠窗边,可以看到鹊桥的全景,因此取名望鹊楼。
现在正是望鹊楼生意最好的时候,一般都要提前几天预定才能有位置,现在去不用说就知道全楼都满了。
不过张绍并不担心,他知道望鹊楼四楼靠窗那个最好的位置一定会有一群人占着的。而那群人,便是这成都城里各权贵富豪家的公子。
张绍虽然现在年仅十六岁,但却思想老成,早已抛头露面在城里兴风作浪多时,加上其身份背景,俨然已是这些纨绔子弟的头领老大。
老大一来,谁敢不乖乖让位置?
不过到了望鹊楼后,张绍却是大吃一惊,几个熟识的富家公子哥和他们的随从正鼻青脸肿地挤在楼道上,一脸愤慨地骂着什么,而店家老板和几个伙计正一脸赔笑地说着什么。
奇了怪了,在成都府居然也有他们被打的时候?!谁这么大能耐,在老虎嘴上拔毛??
“呦,二公子,您来啦。”小二一见张绍,立马热情地过来招待。
张绍摆摆手打发小二退下。走到那群纨绔子弟中间:“你们这是怎么了?掉粪坑啦?”众纨绔和店家老板一见到张绍,都行礼道:“二公子”其中一个肥头大耳大约十四五岁的胖少年凑上来说道:“小绍,有人撒泼到咱们成都府来了,我已派人回去请我家的护院高手过来了,看待会儿不把那小子揍得满地找牙,我等也就不必在成都混了。”
这小胖子脸上两个黑眼圈,鼻子也肿了,脸上也青了好几块,也是有够凄惨的。小胖子叫陈袛(di),他的外祖父是大司徒许靖兄,与张飞关系颇为密切。 陈袛在成都的纨绔子弟中,也算说得上话的人物了。
另外一个满脸脂粉的公子哥也愤懑地道:“我也让下人去叫人了,今天栽了个大跟头,不找回场子来,成都人的脸面就让我们几个给丢尽了。以后说出去,还以为成都人好欺负呢!”
旁边的几个公子哥和随从也纷纷跟着附声。
“额,到底是什么人啊”,张绍点点头,想想也是。在成都,谁会在这地霸太岁头上动土啊,难道是其他地方来的什么大人物?
又问了望鹊楼的老板才知道,原来,前几日有人预定四楼的那个最好的位置,老板见张绍、陈袛等人有段时间没来了,便答应了下来。今天那定位置的人来了。结果好巧不巧的,陈袛等人也要那个位置喝酒看风景。于是,便出三倍银子要人那人让位置。
这要是普通人,看到他们人多势众又是地头蛇,还有钱拿,也就乖乖让了,可偏偏为首的那个约莫十岁左右的少年,满脸不屑的对陈袛说了句:死胖子!这下可捅了马蜂窝了。陈袛当时就气得火冒三丈,在成都从来只有他们欺负人的份,什么时候轮到自己被欺负了。除了张绍,他们还没有服过谁。当即招呼了随从一群人冲上去就打,可没想到自己一群人十几二十个,竟然被那少年的两个侍卫给揍得鼻青脸肿,扔下楼来。
张绍沉吟片刻,眯着眼对胖子陈袛道:“先别轻举妄动,跟本公子上楼去看看,到底是何方神圣。”
几个公子哥对视一眼,那陈袛道:“那小崽子的侍卫颇有身手,二公子要不还是等咱们的人到了再……”他话还没说完,张绍带着随从已经朝里走去。
众公子无奈,也只得跟了上去。
(未完待续)
 
     
相关评论
最新添加
热门阅读